Fedora淌坑记录

之前用了很久Ubuntu,后来不记得被谁安利用了fedora。其实除了dnf和apt,其他差异都逐渐趋同了。本文会逐渐添加记录。

拼音

我很难想象我是怎么用原装输入法写了那么多字。开这个坑,就是因为原装输入法实在令人崩溃。我也奇怪之前怎么没有考虑装个搜狗。不过fedora26貌似有了云拼音,不妨一试。

sudo dnf install fcitx-cloudpinyin

很简单是不是。我发现在fedora27上无论如何都无法切换Fcitx。最后还是挖掘了官方文档,非常暴力…

sudo dnf remove ibus

还有就是fcitx和系统默认快捷键无法同时生效。经我测试,只能是取消系统快捷键。在系统设置的keyboard里找到typing禁用super+space。

後記

這時我用Fedora已經超過一年。之前業界唱低ubuntu,並聽說Linus親點了Fedora,我就換了過來。最近安裝pytorch的時候就發現conda自帶的python屏蔽了原本設置,原來半個業界已經默認OS慣例爲debian系。在接着折騰了一系列機器學習雜碎之後,我的OS光榮犧牲了,檢視甚久,始終不能修復。

這裏我需要強調的是,ubuntu下,ibus與fcitx有一樣的坑。你得卸掉ibus,fcitx才能生效,屏蔽快捷鍵的方式也是一樣的。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打開方式不對……

此外,sogou-pinyin還真好用,這算是國產軟件令我刮目相看的一個。

帽子系這個坑就讓它繼續躺在哪裏吧。Ubuntu,久違了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